yoyou

骚话博主社会you,慎fo
雷安,瑞金,佩帕

【雷安】安迷修穿越了(一发完)

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丫鬟打扮的妹子围在他身边。

他第一想法就是自己果然是有魅力的。

下一秒两个丫鬟就哭天怆地起来:“少爷啊!您怎么这么想不开!!!何必这么作践自己呢?!”

安迷修愣住了。

要知道在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和科技的超高速进步下,人们对于很多未知事物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比如穿越。

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穿越了——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预兆。

安迷修照过镜子后发现穿越后的身体和原本一模一样,扯的学术点大概是什么平行空间之类的原因。穿越嘛,不就是那些烂大街的套路。

原身安迷修是一国将军之子,被要求嫁给皇帝的三儿子,他不愿意就去寻了短见,可惜被救下来了。

是的,是不愿意才寻死,不是感觉受到了侮辱才寻死。

“不是,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生活在现代某个泱泱大国的安迷修说,“男人嫁给男人。”

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去寻死虽然能理解,但一个男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有点,嗯……不符安迷修的骑士道。

一个小丫鬟说:“不奇怪啊,哪里奇怪了少爷?”

另一个小丫鬟说:“我朝男风盛行,不足为奇。宫里那位不也是好男色么?”

安迷修呆若木鸡。

……合着你们的皇帝就是给啊?!

“不说了,少爷。”丫鬟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件红色嫁衣,“您该换上嫁衣了。”

另一个丫鬟拿出了胭脂水粉:“吉时快到了,咱们要快点才行少爷。”

安迷修惊恐的看着靠近他的两个丫鬟。

……穿上了,安迷修穿上了那身火红的女式嫁衣,穿上的步骤哪是一个复杂能描述出来的,他差点被层层叠叠的衣服弄死:)

脸上涂满了古代的化妆品,还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就被盖上了红盖头。

安迷修想要挣扎,他发誓要跟命运作斗争!

直到丫鬟涕泪交加说他如果不嫁她们两个都会被将军处死,安迷修才沉默了下来——去他妈的斗争,怎么能让女生哭呢!

穿着绣花鞋在陪嫁丫鬟的搀扶下进了轿子,红盖头下的安迷修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在一点点消失,他大概懂原身为什么想寻死了,呵呵。

一路颠簸安迷修的屁股酸的不行,好不容易轿子停了下来,一下来他就被要求跳火盆。

安迷修会跳吗?

会啊,当然会,他不跳那两个丫鬟小姐姐就会死的好吗。

拉住红头绳的时候安迷修一想到绳子的另一头是个男人他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但他还是拉了。

“请新郎新娘拜堂!”司仪的声音响起。

安迷修生无可恋。

“我不要。”安迷修听见了一个挺耳熟的声音,因为太熟反而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胡闹!”主座上的皇帝一拍桌子,“事到如今这由不得你来决定!”

“我……”新郎还想说什么,被蒙着红盖头的安迷修准确无误的捂住了嘴。

安迷修认真说道:“我刚寻死完就嫁过来了,我都没说话你抱怨什么。这婚礼已经筹办了很久,大动干戈就是为了我们两个,你有什么不满可以以后说,至少作为一个人要有最基本的责任心——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

新郎没有说话了。

之后的拜堂很顺利,主座上各自的双亲都笑的很开心。

安迷修可笑不出来。可以不结婚他当然再高兴不过,但是想到那两个丫鬟小姐姐还有这场婚礼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就这么毁掉他人的心血他实在是做不出来。

而且在新郎掀起红盖头前他一点东西都没有吃,现在都到了大晚上了他快饿死了。身边一左一右站着陪嫁丫鬟,有她们看着他连动都不能动。

安迷修觉得心力憔悴。

“咯吱”一声,木头的房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三皇子。”两个丫鬟同时行礼,得到手势后退了出去。

房里只剩下安迷修和三皇子。

“万万没想到,劳资穿了越不说还要娶个男人。”三皇子用安迷修熟悉到陌生的声音说道,连喜秤也没用直接用手掀开了红盖头。

接触黑暗这么久,突然盖头被掀开安迷修的眼睛一时接受不了,不过他对面的三皇子看清他的脸之后叫了一声。

“操!”

安迷修用力眨眨眼,终于看清了他的脸,然后他瞪大眼睛也叫出了声:“雷狮卧槽怎么是你?!”

雷狮穿越的也没有一点点防备,他晚上喝了一瓶啤酒倒头就睡,醒过来时发现身上穿着红色的礼服而且被告知自己马上就要娶亲的时候以为自己喝了假酒。

被强行带过去牵住红头绳的时候他都想剁了自己的手,拜堂的时候想也不想就要拒绝,讲真他也不是很怕那个长得像他爸的皇帝。

然后就被那个新娘给阻止了——熟悉到陌生的男人的声音,他踏马踏马娶的居然还是个男人,简直比娶安迷修还恶心。而且还文绉绉一堆冠冕堂皇的毒鸡汤,跟安迷修一样恶心。

总之他决定在他做掉这家伙之前至少让他看看这货长什么样。

结果巧了,他娶的就踏马是安迷修。

瞧瞧安迷修那震惊的眼神,什么叫“雷狮卧槽怎么是你”,没想到吧?就是他!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刺激。”安迷修说,“真刺激。”

“咕噜~”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场面一度很尴尬。

“噗哈哈哈!!!”雷狮捧腹大笑。

安迷修红着脸在雷狮的笑声中怒吼:“你一天不吃东西试试,你个狗!”

“说到这个。”雷狮擦去眼角因为笑的太厉害而溢出的泪水,“我本来拜完堂就想走了,结果被拉去挨个敬酒。”

“你会那么恭敬的敬酒?”安迷修一本正经道,“你怕是把所有人都打了一顿吧?”

“没。”雷狮眯起眼睛作回味状,“敬的酒居然是啤酒,所以我挨个敬过去了。”

安迷修:“???”这怎么不按套路来。

“你要吃东西这有一碗饺子。”雷狮指了指桌上的陶瓷碗,“刚刚她们放这的。”

安迷修兴冲冲的过去吃饺子,咬了一口就皱着眉吐了出来。

“生不生?”雷狮闷笑着问道。

“生!”安迷修骂了一句,“这饺子生的!”

“我说安迷修,你是不是从来都不看古代的爱情小说?”雷狮微微一笑,“你知道你刚刚回答了什么吗?”

安迷修说:“不是,正常的直男会看这个?”

那雷德算什么?算了不重要,反正雷狮听了想打人。

“打一架吧。”雷狮说。

安迷修摇头拒绝:“不打,我饿。”

“啧。”雷狮砸了咂嘴,推门出去没多久端了碗面回来。

安迷修兴致勃勃的吃了起来。

雷狮坐在安迷修对面撑着下巴看着他,然后他看了一眼碗里所剩无几正被安迷修风卷残云般吸溜的面,拿起桌上的陶瓷杯子和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水。

“噎不死你。”雷狮说。

安迷修吃碗面拿过杯子一口喝完里面的水:“你试试?一整天了连个苹果都不让吃,好不容易有碗饺子还是生的,气到变形。”

“啊,说到饺子。”雷狮笑眯眯,“既然你吃饱了我们来打一架。”

“这两个前因后果有一个指甲片的关系吗?”

“有啊。”雷狮点头,“我们去床上打架。”

安迷修拍了拍耳朵:“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雷狮没理他,一揽他的腰就把他带上了床,丝绸的床单和被套都是全新的,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大红色。呼应着雷狮和安迷修身上的礼服,热情又奔放的颜色。

雷狮把安迷修按在床上,膝盖顶开他的双腿整个人压住安迷修,左手抚上他的肩膀右手贴在他的脸颊上。

拇指左右来回摩擦着安迷修的嘴唇,意料之外的柔软。

“我今天有评价你的外貌吗安迷修?”雷狮的拇指指腹染上了红色,即使吃了一碗面安迷修嘴唇上的口红也没有完全消失。

“什么?”安迷修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丑哭你?娘炮?我今天是被迫化了女人的妆,不过你一天到晚不嫌弃我长得帅会死?”

雷狮嗤笑一声:“瞎扯,我才是最帅的。”

“哎哟喂求你别恶心我了。”

雷狮收回右手看了看,微微一笑,用拇指擦了擦下嘴唇,嘴唇瞬间染上了一抹殷红。

安迷修觉得口干舌燥,舔了舔有些裂开的嘴唇:“你还没说,你今天要怎么评价我长得有多帅?”

“嗯……”雷狮想了想,俯下身凑近安迷修:“想日。”语毕吻住他的嘴唇,堵住他所有想说的话。

安迷修是因为呼吸不顺畅醒过来的,睁开眼雷狮的脸近在眼前,他嫌弃的拍开——一股酒臭味,这狗睡前又喝酒了。

他静静的看着雷狮的睡颜,乖巧的不像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怪新鲜的。

*****

一点也不传统的古穿,甚至都不是穿越,婚礼很麻烦就不要考据了吧我知道有很多bug!

饺子生不生你们都懂什么意思吧?雷总为什么会知道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就是知道了。

话说魔都ccg有人去吗,我7号会去来着有没有小可爱来面基啊^O^

评论(7)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