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you

骚话博主社会you,慎fo
雷安,瑞金,佩帕

军训在别的校区,每天往返真的累的一比。

军训去了宝贝们(๑˙❥˙๑)

隐藏起画的不好的左手,这个鱼🐠我摸的很开心,雷总这个脸我画的挺满意的(脸呢)

某日

雷狮翻着一本书,突然眼睛一亮提问道:你上一次吃醋是什么时候?

安迷修(苦思冥想):小笼吧,前天吃的。

雷狮:……

算了还是直接上吧,等他开窍了孩子都能有了。

直男是不配拥有爱情的,安哥长点心吧。

【瑞金】金想逞强结果惹格瑞生气了(一发完)

杂乱无章的音乐,令人眩晕的灯光,纵情纵欲的男女,还有……刺鼻的香气。

看着那张浓妆艳抹的脸越来越靠近自己,金开始思考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事情还要追溯到今天早上。

“什么?!”课间时分,紫堂幻的一声惊呼引来全班同学的侧目。

他立刻捂住嘴,猫着腰坐回位置上,左右张望了一下才小声的开口:“凯莉,你刚刚说你……?”他涨红了脸,说不出口。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凯莉玩着自己的发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不过是去酒吧玩了个通宵而已。”

紫堂幻皱着眉头:“可是我们是学生,酒吧这种地方……”

“那个啊。”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讲话的金一歪脑袋,天真的笑道:“你们在说什么酒吧?那是什么地方啊?”

凯莉叹口气,摊手表示无奈——有时候机智如她也没办法接上金的话茬。

紫堂幻的脸比刚才还红了一个层次,结结巴巴的想解释又不好意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凯莉见他那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啊,你是不是把酒吧妖魔化了?我去的是清吧,而且酒吧跟夜店是不一样的好不好?”

紫堂幻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女,女孩子不要把这些地方挂在嘴上啊!”

金郁闷的撑着脸——他们还是没有解释什么是酒吧,而且还多了一个新名词夜店。

“哎呀~”凯莉突然一捂嘴调笑着说道,“金,你不会从来都没去过酒吧吧?”

语气中带有浓浓的歧视,金从她的右眼中看见了“怜”,左眼中看见了“悯”,当时他的暴脾气就上来了。

他一拍桌子。

“哼,我今天就去!”金说。

紫堂幻的眼镜差点惊讶得震碎掉:“啊?!”

……不是,那什么,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逞强的啊!

于是晚上九点,金就把紫堂叫出来拉上一起跑去街上的酒吧。

“凯莉给了我地图。”紫堂被金叫出来的时候金已经找了酒吧两个小时。

对金的路痴深深感到绝望的紫堂捂着脸,在金的强烈坚持下按照地图把金带到了凯莉标记的酒吧。

“金,我就不去了,还有不要告诉别人是我带你来的啊,特别是格瑞,知道了吗?”紫堂非常严肃,非常认真的叮嘱金。

“你在说什么紫堂?”金振振有词,“难道你想被女孩子瞧不起吗?身为男人,就应该多多见识一下世面才对!”正义的金拉着绝望的紫堂幻闯进了酒吧里。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这种音乐。而且他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挤在人群中,每个人都穿着暴露的扭在一起,看上去很滑稽。

“紫堂。”他已经对酒吧失去兴趣了,想跟紫堂一起回去。

金回头看去,只有攒动的人头,不见紫堂的踪迹。

“金,听好了,迷路了就在原地等着不要乱跑,我会去找你的。”

这时候,金突然想起了以前姐姐对自己的叮嘱。

于是乖宝宝金真的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等着紫堂。

等了十分钟也不见紫堂,金动了动腿觉得站的很累,他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吧台离自己的位置很近,而且有椅子可以坐。于是金找了个位置坐下。

“有什么需要吗?”他刚坐下酒保就凑了上来。

“啊?”金愣了愣,“额……请给我一杯果汁!”

酒保愣了愣,还是去准备了,嘴里小声嘀咕着:“前面一个要牛奶,后面又来一个要果汁,来酒吧还点这种东西……”

金好奇的打量着吧台四周,调酒师们的技艺引得他惊呼连连。突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格,格瑞!!!

金瞪大眼睛,确定不远处着坐的人就是格瑞。不,不止格瑞,前四那一个寝室的人都在。

不知为何感觉做了亏心事的金立刻挡住自己的半边脸,控制不住的时不时朝格瑞他们的方向看去,次数相当频繁。

频繁到一个打扮的很性感的女人忍不住凑过去跟他聊天。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偷看这边啊小帅哥。”那个女人红唇轻吐,身体靠近金,“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金被她身上刺鼻的香水味熏的鼻子难受,想解释又开不了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浓妆艳抹的脸越靠越近。

“抱歉,他是在看我。”一只手挡在女人的面前。

金感觉到身后有人站着,同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

“格瑞!”金仰起头,欣喜的叫出声。

女人没趣的撇了撇嘴:“什么嘛,是玻璃早点说不就行了,真没劲~”她慵懒的离开金,扭着纤细的腰肢踩着高跟鞋走开了。

金依然仰着脖子:“格瑞,你怎么在这里啊?”

格瑞冷漠的看着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是你,金。”

格瑞是被雷狮拉到这里来的。

他一直都是个严于律己的人,不会放纵自己的私心乱来,对酒吧那种地方也没什么好感。

雷狮左右眼分别写着“怜”和“悯”,声称男人就应该见见世面,硬是把一个寝的人都叫上了。

结果嘉德罗斯九点一到就困得睡着了,怎么叫都不醒。然后他们三个被尾随的祖玛怒斥了一顿,随后祖玛叫来雷德两个人一起把嘉德罗斯带走了。

当时雷狮就砸了咂嘴:“啧,所以我说九岁的奶娃娃就不该一起来。”

格瑞兴致缺缺,他也想离开。

银爵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您好有什么需要的吗?”格瑞才在吧台那的椅子坐下就有一个酒保凑过来。

他眼皮都没抬一下,说:“一杯牛奶。”

酒保仿佛吞了翔的表情他才懒得管。

玩的很嗨的雷狮突然凑到他边上,右手靠在吧台上撑着自己的头,斜着身子靠在吧台上,一脸坏笑。

“你知道吗格瑞。”雷狮说,“这种地方,很多上了年纪的女人就喜欢勾搭那些一看就是第一次来的青涩小男生。”

格瑞看了雷狮一眼,他知道雷狮是意有所指。顺着雷狮带笑的眼神方向看过去,他看到了被一个女人搭讪的金。

……这家伙,秋姐知道他跑来这种地方吗。

不过他会突然想来这种地方肯定有原因。

格瑞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即便如此他的动作一点也没有迟钝。

毫不犹豫的伸手挡住那个女人的靠近,另一只手抓着金的肩膀往自己这里带。

“抱歉,他是在看我。”像在说什么必胜宣言一样,听到那个女人说的话他就知道金往那个方向看一定是在看自己。

而这个笨蛋一点也没有跟自己解释的意思,还在嚷嚷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是你,金。”快点告诉我谁带你来的,我去干掉他。

“金,我终于找到你了!”紫堂从人群中挤出来,欣喜的看着金,还有他身边的格瑞。

紫堂幻:“额……”

格瑞沉下脸。

“我能解释!!!”紫堂幻惊呼,“听我解释啊格瑞!!!”

热爱生命的紫堂幻迅速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等一系列事件,换来了格瑞的刀下留人。

“我送他回家。”格瑞跟雷狮打了声招呼,捉着金的手腕离开了这个喧嚣之地。

雷狮笑嘻嘻得跟他告别:“好好好~你今天不回寝室也不要紧。”

格瑞把金带到了他家门口,一路上沉默不语。

“到了。”格瑞松开金的手臂,转身就走。

金急忙抓住格瑞的衣角:“对不起格瑞。”

格瑞没动:“干嘛道歉。”

“我知道你生气了。”金委屈的开口,“我也知道我做错了,我不该逞强的。没有你我今天又会出问题,害姐姐担心。对不起,格瑞。”

格瑞微不可查的叹口气,转回去面向金,伸出双手抱住他:“给你消消毒。”因为他珍视的宝物被别的家伙弄脏了。

过了大约十秒钟格瑞就松开了手:“快进去,太晚秋姐会担心,我回学校了。”

“嗯!”金重重的点头,“拜拜格瑞!”他朝气蓬勃的挥挥手,跑进了家门。

格瑞站在原地,看着二楼的灯亮着之后才离开。

后记:

1.凯莉大佬连续一星期遭到排行榜第二位的大佬袭击,最后一天她对天大喊“接下来一个月瑞金屠版好吧!”才消停了下来。

2.紫堂幻连续一礼拜不敢和金一起行动,深怕遇到某位使原谅色刀的大佬。

******
旧文混更

【雷安/电竞】你微笑时让我想一枪爆了你的头07

*绝地求生
*满屏骚话注意

前篇指路
*******
雷狮回到基地的时候佩利和帕洛斯还在直播,他们已经开始玩黄金矿工拖时间了,毕竟天天训练总是玩PUBG也没意思。

【不敢相信我居然看到现在……这两个人为了凑时间真的不要菲斯。】

【是什么让我坚持到现在?是爱吗?是责任吗?都不是!!!】

【是我们对他们接下来会玩什么游戏的好奇!】

【帕总真的人精,什么狂扁小朋友、森林冰火人,尽是些想都想不到的游戏。】

【踏马,只有我在意帕总有小花仙的账号吗?!】

【而且他居然还是奥比岛的红宝石会员!!!】

【到底有什么游戏是帕总没有玩过的啊,氪金变强的游戏他一个不漏都充钱了,家里有矿吧!】

“有没有矿不知道,他还欠我五块钱鸡蛋饼的钱倒是真的。”雷狮从后面趴在帕洛斯的椅背上,声音传进了边上佩利的话筒里。

【雷神吃烧烤回来了吗233333】

【狗子能不能把摄像头动动?我们要看雷神!】

【老公看我!】

【前面情敌来战!】

【笑死我了海盗团天天窝里斗真的666】

【五块钱的事情都要讲出来,团长你这么讲究的吗哈哈哈。】

帕洛斯于是说:“别了吧老大,你昨天叫小龙虾的时候钱还是我垫的,货到付款的操作也太秀了。”

【帕总:同九义,汝何秀?】

【雷神:皆坐,基操,勿6。】

【前面两个课代表请你们坐下,让后面的同学发炎。】

【请扁桃体同学发炎。】

【明明可以网上支付非要货到付款还让别人去拿外卖(抱拳)】

【真的对海盗服气23333】

【也不是差那点钱的人,偏偏以看他人不好过为乐——有性格,我喜欢!】

【男人,你引起了我的兴趣。】

【这小龙虾,味道竟该死地甜美。】

【前面太有画面感了哈哈哈哈哈。】

“大哥,过来一下。”卡米尔从门口探出头,恰好被佩利的摄像头拍到。

【呀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过来,妈妈抱抱!】

【前面那个走开!!卡卡是我家儿子!】

【都住口!卡卡大嫂在这里!】

【在基地里没戴帽子的样子好幼啊,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奶狗小狮子。】

【奶狗小狮子是不存在的,我们狮哥是不可能奶狗的。】

“哦,知道了。”雷狮侧头应了一声,“你们两个继续吧,帕洛斯下个月监督好佩利,再出现今天的问题你们可以试试。”紫色的眼眸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佩利狂点头,残影都出来了。

【看吧看吧,奶狗是不存在的。】

【狗子冷汗都流下来了,啧啧啧。】

【不过雷神刚刚那语气真的很可怕。】

【说起来以前好像也有过类似的语气,是因为什么事情来着……?】

帕洛斯托腮看了一眼屏幕,一脸无趣地开了口:“是比赛的时候,卡米尔首场比赛被无脑针对那次。”

“大哥,下礼拜跟骑士团的比赛,根据得到的消息他们有了一个新人加入。”卡米尔叫雷狮出去是为了讨论下礼拜的战术调整,“安莉洁,是他们在游戏里发现的新人。我看过她匹配队友比赛的录屏,整体感很强,可以照顾到方方面面,救援数每次都很高,整体技术比那对双胞胎姐弟要高。”

“原来如此。”雷狮摩挲着下巴,“安迷修那家伙倒是有了张不错的牌。”

“安莉洁有些棘手,不过那对双胞胎姐弟也还是要注意,艾比太莽撞倒是个很好的突破口,而且还是安迷修的弱点。相比之下埃米的远射能力是最出色的,而且遇事较冷静,比起艾比他倒是更加要注意……怎么了吗?”卡米尔奇怪得看向雷狮。

雷狮:“难得你会那么关注一个人,感觉还挺有意思。”

卡米尔低下头想伸手拉帽子遮住脸,却忘记自己没有戴帽子抓了个空,面对雷狮似笑非笑的探究目光说了声晚安就快步走掉了。

帕洛斯说的不错,上一次让雷狮生气的正是卡米尔第一次正式比赛的对手。雷狮生气的时候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发脾气。他周围的气场会瞬间冷下来,甚至还会若无其事地微笑,心里却不知道已经计划好多少种弄死你的方法。作为一个高明的狩猎者会计算好每一步,设下难以察觉的陷阱,等待猎物落网。而当猎物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为时已晚,他会立刻毫不客气地扑上去撕碎猎物。

不过话又说回来,被他教出来的卡米尔又会差到哪里去呢,哪怕看上去人畜无害,狮子还是狮子,凶残的本性不会因为外表而改变。

卡米尔正式比赛前一直都是作为替补跟随海盗团南征北战的,总是一言不发不说话静静坐着,第一次正式比赛甚至是因为正式队员有个人不舒服代替他上场的。

理所当然被对手当成是突破口。

那场的对手打的也挺脏,知道雷狮这块骨头啃不动,转而集火去针对新人的卡米尔,甚至宁愿露出头挨了雷狮的一狙也要攻击卡米尔。效果倒是出乎预料的好,五局三胜的比赛一下子让他们连下两成,网络上炸开了花,各种喷卡米尔的评论层出不穷。

【这个新人让我很失望,替补上场没有一点建树,希望海盗团以后选人能擦亮眼睛。】

【听说是雷神的弟弟本来还很有信心的,结果太那啥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难道海盗团要输给这种实力一般的队伍了吗?新人的表现真的是……】

这是比较温和的负面言论。


【这种辣鸡都能打职业那我也可以。】

【打的什么东西,菜得抠脚。】

【呵呵,任人唯亲的下场,你团凉定了。我就说雷狮这种脾气比技术大的人走不远。】

这是比较激进的负面言论。


【海盗团撑住啊!让二争三可以的!!】

【卡米尔小弟弟加油啊!不要让那些黑子瞧不起雷神的眼光!】

【黑子们我等着你们赛后被打脸,我团不会输给这队,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新人小弟弟被针对了好吗!】

这是真爱粉的鼓励言论。

不管怎样,连输两局是事实,下局再输海盗团就告别冠军竞争了,不是输给嘉德罗斯的圣空,也不是安迷修的骑士团,而是一个一开始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中等水平队伍。

比赛场内卡米尔倒没有慌乱,他平静地喝了口矿泉水,用纸巾擦了擦手心细微的汗。

“感觉怎么样?”雷狮叼起一根烟没有点燃,“承受得住输掉比赛的后果吗。”

他倒是清闲,一点也不急的样子。

“不会输。”卡米尔语气淡淡,“那种对手赢不了我。”

雷狮抿起嘴角,心情很好的样子。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ABTV电竞,您正在收看的是PUBG预选赛C组的决赛,海盗团对无名战队的比赛,我是解说A,今天的搭档是解说B。现在比赛到了第三局,目前比分是二比零,无名战队主场领先。第三局比赛的结果至关重要,无名战队赢了可以进军决赛,今天他们爆冷打败海盗团的可能性非常之高。海盗团赢了则赢得了喘息的机会,按照正常水准发挥让二争三取得胜利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是的没错,解说A说的很对,可能海盗团临时换上替补的新人卡米尔造成了一些磨合问题,而无名战队则是抓到了这个机会,前面两局都针对卡米尔作为突破口,成功拿下两局。不知道这一局海盗团会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来应对呢?电子竞技场上一切皆有可能,究竟是无名战队三比零获胜还是海盗团让二争三取得胜利呢?观众朋友们敬请期待!”

这一局的指挥权不在雷狮身上,卡米尔向他提出了要求,指挥权给卡米尔,雷狮眼都不眨一下就给了。

【我靠!指挥权说给就给,不要命了吗?】

【新人胆子真大,前两局被打成筛子现在还敢从雷神手里要指挥权。】

【不是胆子大,是有恃无恐吧,弟弟要指挥权雷神犹豫一下都没有,呵呵,这把不输我直播吃手机。】

【我不敢看了,海盗团真的止步预选赛我会哭死的……】

【我去转发点锦鲤啥的,拜托了保佑我家海盗团赢啊啊啊啊啊!!!】

“这局不打野,直接刚枪。”卡米尔说,“就跟着他们跳,他们落哪我们落哪,战术不需要,看到敌人就打,跟他们刚。”

帕洛斯懒洋洋调笑道:“你要是被他们针对了呢?我们三个刚他们四个吗?”

卡米尔没看他:“先管好你自己吧,别被一血了。”

帕洛斯无奈地耸耸肩,佩利则是撇了撇嘴,两个人都不太服气的样子。

“听他的。”雷狮一个眼神扫过去,“毕竟以后指挥权都在他那了。”

“老大?!”帕洛斯和佩利同时惊呼,不可置信地看向面无表情的雷狮。

“输了的话我会把他踢出海盗团。”雷狮往后靠在椅背上,“不过我想卡米尔应该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是,大哥。”卡米尔点头。

“哦!太惊讶了,海盗团似乎是打算跟无名战队直接刚枪,无名战队刚跳下飞机他们就紧随其后,落地点在物资丰富的学校。无名战队毕竟先跳伞而且海盗团不知道他们的落点所以跟在后面,所以先落地的是无名战队!这么做风险太高了,海盗团可能在落地前就被捡到枪的无名战队射击。”

“还好学校的物资都是在室内的,两个队伍分别在两边的教学楼里搜索物资。不得不说卡米尔这个战术太大胆了,要承担的风险相当大,万一没捡到好的物资即使技术再怎么强也很难赢物资好的那一方。比如说手枪对步枪,有可能在普通局会赢,但这是职业比赛,哪怕无名战队不如海盗团有名也不可否认他们是职业战队的事实。”

卡米尔落地之后运气并不好,只捡到一把p92手枪还有一把S1897霰弹枪,总而言之都是刚枪时很难赢过对方的装备,还有就是两个烟雾弹和一把大砍刀。

贫穷的可怜。

其他人的收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有帕洛斯捡到一把M416步枪算是性能好的,还有就是雷狮捡到一把ump9冲锋枪。佩利捡到两把霰弹枪,一把S1897一把S686……

太惨了真的。

与之相对的无名战队,他们似乎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人手一把步枪,最差的都是M16A4。

装备上的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

“从场上的情况看对海盗团十分不利,而且无名战队有两场胜利在手没有海盗团那么多顾虑,这局哪怕输了他们还有两局机会再赢,相对的海盗团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无名战队开始向海盗团在的教学楼进发了!显然两场胜利带给了他们十足的信心,要知道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战队在跟海盗团刚枪的时候能取得上风,哪怕是圣空和骑士团都没有!无名战队会成为第一个吃到螃蟹的队伍吗?”

“来了!无名战队的一名成员按照这个路线下去很快就会遇到卡米尔,而卡米尔的装备显然不适合刚枪,如果遇上了胜算很低……卡米尔视角的小地图上有红色脚印了!这两个人要撞上了!”

******
打个广告雷安小料预售中,戳我戳我吧

不更新,推部剧

最近看了一部韩剧(漫改,漫画可以在咚漫看已经完结了),挺有意思的,男主是车银优饰演的,剧名《我的id是江南美人》,男主是一个真·鉴婊达人,全剧代替女主上场手撕婊子。

女主被称为“江南美人”,我不知道啥意思就百度了一下,大意就是在首尔江南地区做过整容手术的女生,一看就知道她整过容的这种。

女主整容的原因很简单,她以前长得很丑,到哪里都会被嘲笑,跟别人告白九次九次都被拒绝,而且被她告白的人还会被大家嘲笑。久而久之她就特别自卑,想要整容,而且整容后性格依旧很自卑。

进大学前她整容了,大学进去后新生入学遇到了男主女二和男二,男主是以前和她一个高中的风云人物,设定就是公认他很帅,没整容纯天然。女二是一个典型的绿茶婊,设定是公认她很漂亮,而且没整容是纯天然的颜。男二目前还不清楚因为电视剧只更新了两集,但是漫画里他性格挺好的,是一个会对自己喜欢的脸一见钟情的颜控,长得也不错。

说到女二绿茶婊,怎么个婊法呢,就是她故意跟女主套近乎待在她身边,男生们一称赞她她就会婊里婊气地笑着说我哪里好看啊,还是女主好看balabalabala,而且动不动就“我没整容啦不好看的”“讨厌我今天是素颜没化妆,不好看啦。”

比较精彩的一次是新生们去男主哥哥开的店里开派对,玩一个印象游戏,被指的最多的人喝酒,男主虽然去了全程不参与这个游戏不投票,被投票就默默喝酒,而且男主酒量超好是个酒神。

女主被投了三次之后第四次和男主被投票五五开,大家就起哄让他们两个喝交杯酒,女主立刻说还是自己喝自己的吧(根据漫画来看的她是因为自卑,不想让帅哥男主和自己扯上关系害得被嘲笑),结果男主说我帮你喝了吧,然后表情特别乖就喝了两杯。

下一轮投票是投给被表白最多的人,除了女主把票投给男主其他人都投给了女二,男主依旧不参与游戏。然后女二就扭扭捏捏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接着又说自己刚刚喝了很多了(你放屁,前面四轮都是女主在喝酒),眼神看向了桌子另一头的男主。意思很明显,想让男主也帮忙。

于是这时候,双标男主角直接无视了女二的眼神,闷声喝啤酒。

太精彩了。

更精彩的是后面,男主去帮哥哥端菜,这时候一帮男生又在夸女二漂亮,女二依旧否认三连,然后祸水东引给女主,一句“美来(女主名字)才漂亮,像洋娃娃一样,一看就没整容”让全桌陷入了沉默,女主也表情很尴尬。因为女主的设定是大家一眼就看得出她整容的设定,这话有多尴尬有多瞎可以体会一下。

于是这时候护妻狂魔站了出来,把菜放在女主女二中间,对女二说“有意思吗?”

都哥来的正好,快撕她!!!

女二一脸无辜:“什么?开讲派对吗?当然有意思啦。”

男主嘲讽脸转冷漠脸:“开讲派对?我是在说你做的这件事。”

女二表情变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男主冷漠脸继续:“是在假装不明白吧。”

最骚的就是女二突然开始哭了,一桌的一个屌丝学长和男生们开始让男主道歉,女主帮男主跟女二说别哭了男主可能误会了什么,结果女二哭着离席。女主问男主干嘛这样,男主无语,说你是笨蛋吗怎么这么傻。

顺带一提屌丝学长是真的屌丝,不是因为他站女二我就骂他屌丝,而是他做的事情非常屌丝。一开始追求女主甚至把人家带到房间里,堵着门不让她出去,被护妻狂魔一推门摔了一跤,女主躲过一劫。

后来跑去上女主大一的课,占位置让女主过去坐,跟女主说自己成绩怎么怎么好,拉着她一起吃午饭。中途女主离开去厕所,一个人纠结怎么拒绝屌丝学长,女二见缝插针趁着女主不在暗示学长自己对他挺有好感,女主排练好拒绝台词一回来反而被他说我们不要继续了,之前是他搞错了。弄得好像女主对他纠缠不休一样。

然后下一秒被男主大长腿绊倒,场面异常尴尬。站起来愤怒出拳被男主躲过,再出拳被男主躲过甚至因为惯性又摔跤了。后来举起食堂椅子要打人,女主上前劝架,被屌丝学长推开,男主绅士手接住女主圈住,场面异常粉红让人少女心泛滥。

总之这部剧还挺有意思的,扯淡的地方也有,但是漫画的立意特别好,当然女二后期被洗白已经是现代电视剧的基本操作了。漫画后期关于外表被人评头论足的剧情和议论挺精彩的,几个女生被男生各种评论“瘦下来一定会好看的,没收你的零食。”“你想当餐厅的服务员就先去割个双眼皮。”“你虽然很好看但是打扮的跟男生一样啊。”

这些人肆无忌惮地评价他人的外表,把人当做店里摆设的鞋子评头论足,后来剧情反转他们被女生们反过来用同样的话评价后才知道这种话说出口有多不负责任。

男二挺有意思的吧,对女主一见钟情是因为女主的脸符合他的审美对于“好看”的定义,追求女主也很礼貌,没有跟别人要女主的联系方式,主动去问女主,她答应了才交换联系方式。并且表示女主如果不喜欢,他就不会再找她。漫画后期被甩了之后朋友给他介绍女朋友,一开始没事干说要去,后来表示还是算了吧,那个女孩虽然好看但不是他的审美,没必要找个女孩子敷衍她也敷衍自己。

置顶看一下

以前发过的,做了点补充,麻烦大家看一看。

我吃而且产瑞金,雷安,佩帕,这三个是不!逆!不!拆!的。另外我的骚话很多,不更新就会讲骚话,一个月有28天在讲骚话剩下两天更新的这种。总之就是随缘更新并不高产,而且坑品很差(自己反省一下)

以及我还吃凹凸很多其他cp,但是不会推也不会写,要写也会用小号因为主号已经够杂了照顾一下洁癖的小可爱们,大概就是这样。

然后就顺便说一下除了那三对我还吃卡埃(弟弟组真可爱!),丹秋(我觉得超配的!),鬼莱(莱娜小姐姐呜呜呜!!!),雷祖(雷德小狼狗!!!)以及凯柠(小姐姐们超可爱的!!!我爱凯莉大佬!!!!)

小英雄:咔厨,杂食。主吃轰出,胜出胜,轰爆,切爆。不吃轰受。
aph:是英厨。吃独伊,亲子分,露中,米英,法加,普洪
全职:是个周厨,主要吃周翔,周叶,周江。all叶也吃,喻黄OK,韩张OK,双花OK,双鬼OK。叶攻吃叶蓝。

CV:诹少俺嫁!!!还喜欢森川总攻,不得不说,我就没见这位爷配过几个乙女抓,然而我是三国恋战记的时候被他的阿红圈粉的😂

欧美:佛系爱豆托马斯桑斯特了解一下,爱好骑摩托车,不喜欢用社交软件,接戏全凭心意,ins上次发博是五个月前:)你只能从和他在伦敦偶遇的粉丝发的合照上了解他的境况……我桑老干部。

欧美还是漫威粉,是个实打实的铁吹,我家妮妮世界第一好不接受任何反驳,人人都爱托尼斯塔克!!!

【雷安/电竞】你微笑时让我想一枪爆了你的头06

*绝地求生
*满屏骚话注意

前篇指路

******

“老板,我再给你打一个月工。”雷狮回头朝店主喊了一声,下一秒他就在安迷修震惊的目光中一把掀翻了莫西干的桌子,瓶瓶罐罐碎了一地,周围的客人都被吓懵了。不等莫西干反应过来雷狮直接揪住他的衣领,按着他的头往被掀翻的桌子上一摔,莫西干疼得大叫一声。

莫西干的同伴立刻站起来要帮他,见状围观的客人们立刻全跑了出去,留下老板在风中凌乱——都特么没给钱啊!

雷狮打群架习惯了,肚子上挨了一拳他立刻抓住那个人的拳头把他甩了出去,揉了揉疼痛的地方下一秒拳拳到肉把另一个人摁在地上打。

安迷修从头到尾都是懵的,和他拼桌的另外两个人倒是聊起来了。

“这拳挺利索的。”银爵喝了口啤酒点评道,“又狠又准。”

格瑞吃了口串,同意道:“锤的都是要害,还不容易被鉴定出来。”

那头雷狮正打得爽,一个人就被甩到了安迷修他们三个拼桌的桌子上,直接晕了过去。安迷修望着面前的一片狼藉开始思索他出门的目的是什么,应该是吃夜宵吧?

“老板。”格瑞坐在位置上不动如山,手里还拿着一串肉,“我们这些也算在那个店员身上。我还损失了几串肉串麻烦你再烤一些。”

银爵举了举手示意老板;“哦,我也是,我两瓶啤酒被砸碎了,麻烦再给我两瓶。”

末了,格瑞还面无表情地看向损失最严重的安迷修:“你的东西一样都没上,再点一次吧,反正那个店员赔钱。”

安迷修:“……”

那边打完群架的雷狮揉着流血的拳头拉了把椅子就和这三个人坐在了一起:“老板,再来50串羊肉串,我和他们一起吃,都记在我账上。”

安迷修回过神,立刻说道:“还有五串鸡翅膀!”

然后,就这么认识了。

这条街上打架斗殴都是基本操作,大家都心照不宣不会报警,多大点事儿啊报什么警。更何况莫西干那帮子人也是存心找茬,雷狮知道是谁让他们来找茬的,不过他也懒得理那个人,谁叫他离家出走了呢。

雷狮打工的店是这条街上有名的烧烤店,味道出了名的好,安迷修他们三个之后就经常来撸串,渐渐地四个人就认识了。

玩PUBG是雷狮先开始的,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店小二,雷大爷除了脾气大之外还特别喜欢和客人坐在一起撸串,再加上他一直对平民生活有什么奇怪的误解,所以某天他吃到一半突然开口建议:“我们去网吧打游戏吧。”

年纪最大的安迷修一口啤酒喷到他脸上:“你还不到18岁吧。”

雷狮嫌弃地抹了抹脸:“安迷修你真恶心,我虚岁已经满了,实岁还差几个月而已。”

实岁17岁的格瑞安静地喝了一口牛奶。

最后他们还是去了(三比一的情况下安迷修的反对意见没有人听),甚至还帮雷狮打掩护光明正大翘班去网吧,那个网吧是雷狮打听到的黑网吧,所以17岁的格瑞没有任何阻碍就进去了,他开的机子边上是一个12岁的小学生,鼠标甩来甩去特别潇洒,满口脏话在骂坑比队友,玩的不是别的正是PUBG。

雷狮当即就决定要玩这个,得知还要98人民币买游戏于是算在了安迷修之后的串串钱上。

四个人就一起注册了游戏,谁能想到之后纵横PUBG的四个大神,就诞生在了这样一个20块四小时、充斥着二手烟味道的黑网吧里。

谁也想不到。

嘉德罗斯是后来加入的,不算。

说回现在,格瑞有事没来,这四个人扯皮扯了半天尽兴了就散了,银爵和嘉德罗斯一个队的队友就一起走了,雷狮和安迷修有一段同路也一起走了。

“下礼拜打完比赛去吃海底捞。”雷狮翻着手机上的外卖软件。

安迷修没同意也没反对:“走路别玩手机。”

“你是我妈啊。”雷狮这么说着把手机放在了上衣口袋里,“话是真的多。”

安迷修想打他好吧:)

“这赛季准备的怎么样了?”他最后还是选择原谅雷狮,他能怎么办呢。

雷狮掏了掏耳朵:“还凑合,就夺个冠吧。”

安迷修告诉自己要冷静,赛前被爆出殴打对手会被禁赛的。

******
主要的队伍设定大概是这样的:

Pirate:雷狮,卡米尔,佩利,帕洛斯

骑士团:安迷修,安莉洁,埃米,艾比

RJKH:格瑞,金,凯莉,紫堂幻(RJKH就是瑞金凯幻没错,主角组四个人的简称)

圣空:嘉德罗斯,银爵,雷德,祖玛

顺便打个广告,雷安小料预售中哦(๑• . •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