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you

攻控,社会博主骚话you

安迷修天天盯着雷狮上课下课风纪不是gay是什么???


【雷安】转学生安迷修的悲惨遭遇(一发完)

*几年前刚入雷安时写的,太久没更新来混个更


*********

安迷修是个转学生,在上一个学校因为被人举报他是个跟踪狂因而转学了。


天地良心,他只是发扬骑士精神——看见一个女孩子走夜路想护送一下她,谁知道被路过的热心路人举报了。


当时他默默地注视着进家门的妹子,放心地松了一口气,等他回过头准备原路返回就看见两个庄严的警察叔叔用看社会的渣宰的眼神看着他。


唉,安迷修委屈。


总之他就是被学校劝退了,然后转来了这所新学校。


“雷狮老大,听说今天有个转学生要来我们班诶!”早读之前佩利就兴冲冲的对雷狮说道,“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吗?我来吧!”


雷狮兴致缺缺,他对弱者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不过大哥,那个转学生我有听过一些传闻。”卡米尔开口道。


平常雷狮不感兴趣的东西他也不会表露出多大的兴趣,这次难得开口引得帕洛斯频频侧目。


“嗯?难道那家伙是个什么狠角色?”雷狮本来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一听这话坐直了身子。


“这倒不是。”卡米尔说,“我听说转学生在之前的学校里因为尾随女生被人举报因此被劝退了。”


雷狮:“……”


“这位是安迷修,今天转到我们班上。”班主任丹尼尔在早读的时候向大家介绍,“你们会好好相处的对吧?”唇角微微上扬,看上去心情很好。


台下的学生们异口同声:“是!”


丹尼尔环视了一下班级,视线落在了某个地方:“雷狮后面的位置空着,安迷修就坐那吧。”


安迷修背着书包来到了老师指定的位置,看了看四周忍不住咂嘴——左边一个黄毛右边一个白毛,前面一个戴头巾的蓝毛,自己坐在最后一个身后没人。


他周围,全是男人啊……


“你好啊,新同学。”右边的白毛态度友好的跟他打招呼。


安迷修虽然兴致缺缺还是有礼貌地回答:“你好。”


帕洛斯没有在意他的态度,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你刚来这所学校还不熟悉这里吧,我们学校的学生……都很有特色哟。”


安迷修眨眨眼,后知后觉的点了下头。


确实,凹凸学院很有特色。


“就是这样格瑞!!!”课间的时候,有两个人突然就开始在教室里打架。


“格瑞,加油!格瑞,最棒!”

“金,不要添乱了……”

“有什么关系,就让他们打呗~”


“嘉德罗斯大人!”

“祖玛祖玛,来这里围观别靠那么近当心受伤!”


安迷修不禁感慨:“在教室里打架斗殴不好吧,不违反风纪吗?”


“他们是在交流感情。”热心的同学帕洛斯微笑着对安迷修说,“然后现在我们也来交流交流吧……对吗雷狮老大?”


安迷修前座的戴头巾蓝毛站起了身,冷笑一声俯视他,然后……他出手了,几乎是电火光石之间一拳挥向了安迷修。


安迷修闪身躲过,戒备地看向雷狮,雷狮没有收回拳,把地面打出了个洞。


帕洛斯吹了声口哨,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佩利已经激动地嗷嗷叫了;只有卡米尔神色凝重——在他的印象中除了班上前几位,鲜少有人能躲开雷狮这一拳。


“你好啊转学生。”雷狮勾起嘴角。


安迷修挑眉:“这是你们跟别人打招呼的方式?”


“这是我们独特的打招呼方式。”雷狮说。


安迷修摊手:“我不喜欢暴力,会吓到女性的。”


“呀啊——雷狮大人好帅!!!”

“雷狮大人!!!”

“有人晕倒了,快送去医务室!哇啊鼻血都喷出来了!”


然而周围的女性似乎并没有被吓到。


安迷修:“……”好气哦。


“说了只是打招呼而已,你不必那么戒备,刚刚只不过试试你的身手罢了。”雷狮没事人似的回到了位置上。


安迷修看了一下周围,再三权衡之下找了右手边的帕洛斯搭话:“他是谁?”用下巴指了指雷狮。


“你说雷狮老大?”帕洛斯说道,“我们学校的王子大人。”


然后他瞄了一眼被这个称呼雷到,憋着笑因而腮帮子鼓得高高的安迷修,不紧不慢地继续道:“他是邻国的王子,这么称呼也没错。不过雷狮老大讨厌别人这么叫他,也就女孩子们喜欢暗地里偷偷这么称呼他——雷狮老大可是很有女人缘的。”


安迷修笑不出来了。


“那家伙很有人气?”安迷修打量了一下雷狮,又打量了一下自己,不觉得自己哪里比他差。


“也不是。”帕洛斯转了转眼珠,凑到安迷修耳边低笑着开口:“这样吧,放学后你去教学楼二楼最左边的教室……”


于是放学后雷狮按照帕洛斯所说来到了那间教室,激情澎湃的推开了门:“这里就是反雷狮协会吗?”


“有什么事情吗同学?”宛如邪教集聚的现场,这间教室里有一张长桌,有一群穿白色兜衣戴面具的人在这里开会,唯一不同的是主座的那个人穿的是黑色的兜衣。


“额……这里……?”安迷修很尴尬。


“你找错地方了吧同学,这里是鬼天盟,校内也没有反雷狮协会。”黑色兜衣的人的声音带上了些许笑意。


安迷修的脸涨的通红:“不好意思打扰了……”关上门拔腿就跑。


一边跑一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他被帕洛斯给骗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的安迷修打算去找帕洛斯讨个说法,结果才到学校就在校门口附近围观了一场群架。


以雷狮为首的一伙人正在狂虐几个不知名路人。


雷狮拎起一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家伙露出戏睨的笑容:“喂,愿赌服输啊,把钱交出来。”


安迷修看不下去了,冲进去挡在几个路人面前:“够了,欺凌弱小是不对的。”


雷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让开。”


安迷修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抱歉,这违背了我的骑士精神。”


“大哥。”卡米尔动了一下,被雷狮拦住了。


雷狮瞥了安迷修一眼,转过身道:“算了没劲了,走吧。”


老大都这么说了,其他人当然只能听从,苦了帕洛斯要拉走嗷嗷叫着要单挑的佩利。


安迷修看向被殴打得看不出脸长什么样的那几个人,关切地开口:“你们几个没事吧?”


“那个,不好意思。”一个女生从围观的人群里钻了出来,“你误会雷狮大人他们了。”


安迷修来到教室里的时候他的座位周围空无一人,前面左边右边三个人都不在,只有卡米尔在——他坐在雷狮右手边,帕洛斯的前面。


安迷修回顾着那个女生说的话。


“那些人之前仗着自己很厉害到处和人单挑,我们学校有很多人被打败了。而且他们打架都是赌钱的,但是每次打架都搞小动作很卑鄙,雷狮大人他们看不过去才出手跟他们打的。”


安迷修当然相信那个女孩子说的话——他相信所有女孩子说的话,但是他还是不太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


“已经有人告诉你了事情的真相,”卡米尔主动和安迷修搭话,“然后你现在并不相信大哥在做好事对吧?”


安迷修有些尴尬。


“不过我们也确实不是在做什么好事,只不过单纯看那几个家伙不爽而已。”卡米尔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其实,我本来是想杀了你的。”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平淡得好像在赞美天气。


安迷修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发言。


“没什么大不了的。”卡米尔说,“这所学校里这种事很常见吧,你转来之前都不做调查的么。”


很常见……


“因为大哥好像对你很有兴趣,所以我觉得你是个威胁。”


前因后果有什么关联吗……


卡米尔还在继续说:“我不会放过任何会威胁到大哥的东西。”


“停停停!”安迷修听不下去了,“听起来你很讨厌我,那你怎么还没有对我动手?而且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啊,那个啊。”卡米尔说,“只是因为我打不过你所以放弃了。”


安迷修:“……”


“你可能不相信,大哥他其实很温柔的,不然我也不会……”


“卡米尔!”两人正说着,帕洛斯和佩利突然急匆匆的跑进教室。


帕洛斯冲到他面前:“雷狮老大他被几个黑衣人带走了!”


安迷修想起来了,来学校的路上确实看见了几个黑衣人在小巷子里盯着雷狮一伙人。这是几个臭男人的事情,不是什么萌妹子的事情,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但他不知怎么就控制不了双腿跑了出去。


“大哥让你们不要跟着是吗?”卡米尔坐在位置上动都没动。


帕洛斯微笑:“哎呀不愧是卡米尔,果然瞒不过你~”


“不过那家伙干嘛跑的那么快?”佩利不解的看向飞奔出去的安迷修。


“这个嘛~”帕洛斯捏着下巴考虑到,“因为听说了我们是一群热爱和平与自由的海盗吧?”


“啊?!”佩利皱着眉头大叫,“放屁!雷狮老大明明说我们看到好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


帕洛斯笑眯眯的回应:“对啊,为什么他会觉得我们是热爱和平的海盗呢?”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卡米尔。


“我只是把大哥放在第一位罢了。”卡米尔说,“再说我并没有骗人。”


帕洛斯咧嘴:“哎呀呀说的也对,是被骗的人不好,谁叫他们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安迷修赶到校门口的时候看到雷狮被几个一身黑的人围着送上一辆黑色轿车,他二话不说冲进包围圈,击倒一个黑衣人拉着雷狮就跑,一口气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喂是我,嗯……本来就不打算回去,王位什么的太无趣了……无所谓本来我就是离家出走的,替我跟那个傻逼说想要王位就送他了,我不会回去的。”雷狮打了一通电话,通话完毕就把手机扔到了河里。


“接下来……”雷狮喃喃着,一拳揍趴了安迷修。


他揉了揉手腕,戏睨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安迷修:“这是早上妨碍我的回礼,白痴。”


安迷修回想起卡米尔说雷狮温柔时的神情,觉得自己又一次受到了欺骗——新学校的同学根本就没有同学爱。


“不过刚刚你还挺有意思的嘛,以后记着点不要妨碍我们,我脾气可不好。”不等安迷修发怒,雷狮就摆摆手,嘴角上扬心情看上去很好。


安迷修呆呆地看着他的笑脸,感觉自己有点奇怪。


“回去上课吧,丹尼尔那家伙可不好惹……喂你这家伙快点行不行?”走了老远的雷狮才发现安迷修还在原地发呆,不情愿地转过身催促他。


右手抓住胸前的衣服,安迷修觉得自己身上热的发烫,好像心跳都快了几分,怎么回事……


你们谴责归谴责,讲话那么脏是想做实网络暴民没素质的锅吗,与之相关的所有人都要被谴责吗,交个朋友上来就要问一句你什么立场吗,爱国方式有很多种,不是非要大喊出来才是爱国的,你们这样跟那个被谴责的时代有什么区别?

想了想还是发吧,画的越丑证明我进步空间越大

我在一个圈是洁癖跟我在另一个圈是混邪果然是没有冲突的,刷首页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个不吃的逆家我鸡皮疙瘩一下子爆起连我自己都没想到


画画好难,我每天都对着平板哭自己画的屎


快康啊,官方站位!!!!!!!!!(不

什么是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就是我这种大一发现室友看凹凸结果吃我对家,然后一本《无冠王》拍她脸上,事到如今她去cp跟我炫耀自己买的《无冠王》里塞了三张明信片:)


我当初抢特典才两张,而且她多了张雷总,杀人了!!!


同人就是ooc这个我觉得是老生常谈了,但是我觉得每个同人创作者都会认真揣摩人物角色,小众性癖谁没有,这年头谁还没看过几本抹布本?

角色名一遮,你能看的出写的这个角色是谁吗?

有人加我好友一起玩吗!